? 第0451章 疯狂的王大公子-极品太子爷 cc国际网投如何代理_cc玫瑰国际_cc华人国际社区什么

极品太子爷

第0451章 疯狂的王大公子

第0451章 疯狂的王大公子2017-11-15 16:14:12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坏是那个夜,月光如银,繁星满空,高yù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把某个混蛋给那啥了。

????卧房里传出唐生呼喊的,救命啊”嫣同学有动身的意思,给王静一把抓了,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车灯嫣啐了一口低下了。,不再动弹了,坐在沙对面的林菲也哧的笑了。

????“静姐,你说,他怎么就把赢到手的那个nv人给放了呢?我以为他呢……”,林菲说这话时脸上有一丝钦佩的神流1ù,以二世祖的狼xìng来说,干翻丁海蓉都不为过。

????其实端木嫣也因为唐生和王彦慎今天的赌nv人有一些看法,心里甚至会想,有一天,他会不会拿我去赌啊?想一想那个丁海蓉的命运真的很惨,最后关头唐生的表现出人意料。

????刚刚她还声问王静,“静姐,你说,唐生哥哥会不会头脑一热拿拿你去赌?”

????王静知道她担心什么,噗哧一笑,道:“这样的滥赌能碰上一回就不错了,你不清楚丁海蓉和yù美的家世,唐生和王彦慎赌的不是nv人,有些东西以后你就懂了,象我们,全部加一块也抵不上yù美那特殊的身世,你真以为他们肤浅到用赌nv人来刺jī对方吗?不是那么回事的,姓王完了,他输掉的不是一个nv人,而是他的全部,他除了乖乖做人,没得选择。”

????王彦慎面临的也正是这种窘困形势”他要走极端,除非有把老王家全部押上去的勇气,如今把柄全要人家手上,一但曝光出去,他自己甚至是家族可能受到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

????这一点,王彦慎心里最清楚,唐生他们也清楚,再说根本不怕他走极端,就怕他不敢。

????“至于丁海蓉被放走……”王静点了支烟,大咧咧的在沙上盘着,她此时只穿三角kù,那形象一个赞”“你们怎么就没看出那家伙的〖真〗实用心?兵书上有云,这招叫yù擒故纵;要干翻丁海蓉的话太简单了,当时松松kù腰带就能轻松办到,但是得到的只是她的一付躯壳”

????林菲恍然”,“哦……我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确是这样,nv人最恨强上她们的人……”,“征服一付躯壳,和征服一颗心,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唐生那家伙太jīng明了,另外,唐生他有处nv情结,丁海蓉已为人fù”她之前是王彦悍的nv人,是熟透的mì桃型nv人,尼玛的,还没干她呢,那水就流的哗哗的,不否认对男人极具y力,但唐生心理上有障碍。”

????王静对唐生还是比较了解的,唐生是有处nv情结,他没有给别人刷锅的病。

????唐生的原则xìng很强,我不刷你的锅,你也别寻思看来刷我的锅,咱们井河不犯。

????之前的庆州之行,被龚永逆推了,那次算是失误了”也因为处境比较被动和无奈吧。

????“唐生放了丁海蓉,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处nv情结的心理障碍,而是丁海蓉的身家背景,这一点林菲你也心里有数,象丁海蓉这样的世家nv儿,xìng子有多傲就不用说了,经过这次事件,她对王彦慎必然失望透顶,在房间里,唐生那家伙故意把王彦慎bī的流1ù出人xì低贱的本xìng,什么尊严都d然无存,唯一剩下只是一具卑微龌龊还有一口气的丑恶灵瑰……”

????这一回连端木嫣听懂了,当时的王彦慎真的就给自己这样的感觉,他是可怜但更龌龊。

????王静压低声音又道:“唐生那家伙想的深远,得到丁海蓉的rou体没用,远不如和她成为朋友,另说,丁海蓉的心理也很纠结,tuǐ撇开淌着水的丑相全被唐生看到了,她心里怎么反应啊?可以说除了那个已经在她心里死去的王彦慎之外,这世上也就唐生让她挂着了,不是因为爱而挂着,是一种崇敬,在绝望谷底获得新生的一瞬间,唐生把自己最完全的形象烙进了她的心坎里,我在想某一天丁海蓉会不会主动爬到他上来?唐生,求你轰我的嘴吧!”

????林菲咯咯j笑起来,王静也是笑,端木嫣羞的垂头,这些nv人们好厉害呀,吓死人了。

????“好啦,静姐,别教坏了嫣嫣,人家可是纯纯洁洁的萌娘哦”林菲打趣嫣同学。

????嫣就坐在王静身边的,和人高马大的她相比,越衬托出嫣的j玲珑,王静把烟叼在嘴里,手臂就把嫣嫣圈在臂弯中,“来,嫣同学,给姐你的灯头,咋长这么大的?”,楼道里空寂无声,豪mén俱乐部的夜同样笼罩在深沉的夜寒大雾中,从远处看,它还有点点灯光,夜永远属于那些喷涌着jī情的男男nvnv们,也属于那些劳一天疲惫不堪的人们。

????今天这个夜对于王彦慎来说是残忍之夜,他怕人生受重创的一夜,他心疼自己的前途心疼失去的nv人,脑海里不断涌现的是丁海蓉伏在边承受唐生挞伐的画面,他知道自己那个nv人有多sao情,她彻彻底底就是水做的,你还没上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洪1翻卷了。

????最初回到房间时,王彦惇想了不少,过狠,想报复“但是种种可怕的后保证他胆怯了,心寒了,颤抖了,他可以把自己赔进去,但是他没权力拉上整个家族,他能做家族罪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做不到,他也没那个能力,老爷子杀伐决断,在关键时刻有可能弃了他这个亲子,为了整个家族,所以,王彦慎赌不起,也搏不起,他痛苦的把脑袋垂下去。

????这时候李盛来了,带着那个赌局上牌的姐,“彦慎公子,过去的就别提了,拿她出出气吧,明天太阳出来之后一切如旧!”,李盛留下这句话走了,房mén口只剩那个牌姐。

????是她,就是她把那张q在第一时间给唐生的,所有的恨在一瞬间涌上来,王彦慎有些疯狂的扑了上去,“尼玛的,贱货,你的手咋那么贱?”劈头盖脸的打,揪着牌姐的头把她甩到玻璃茶几上,撕破了她的短裙下的丁字带,然后,又松开自己的kù腰带……

????“"gan si ni"……贱货,你知道你害的老子输了什么吗?贱货,你死一百次都弥补不了。”

????太愤怒了,愤怒的他的东西都tǐng不起来他揪着牌姐的头把她的脸压迫下来,“给老子唆,尼玛,唆不起来老子把你saoB撕烂”王彦慎状似疯狂,所有的憋气都想泄出。

????客厅顶上的东北位有个通气口,尺半见方的通气隔饰华美的把这个窟窿和整个顶部融为一体,隔饰的栅缝间有两双眸子盯着客厅里生的罪恶是宁欣和陈姐,她们早就mo到这里,他们在期待王彦慎和罗坚的会合,但是1费了半夜时间,就等到这一幕这叫她们很纠结。

????宁欣附在陈姐耳畔以极细的声音道:“陈姐你去监控室,把这一段影相碟子搞走……”

????她们手里有通风道图,是华英雄帮着来的,所以清楚通道从哪里爬能到达哪里。

????陈姐悄无声息的爬走,宁欣则盯着下面的场面,心里也是在纳闷姓王的突然得了失心症吗?怎么变的如此疯狂?赌?和谁赌?输了什么?她还不清楚今夜生的一切呢,为了寻找罗坚的在哪,她和陈姐在通风道里黑爬了三两个时也没找见心里都有点气馁了。

????最后就在这里等,用这个笨办法来守株待兔不信不能从王彦慎这里得到罗坚的去向。

????哪知等来了搞nv人的一幕,宁欣银牙暗咬,很要命的说,她的生理yù望比正常nvxìng强太多,经不起这种场面的刺jī,好在太极绵法能压制〖体〗内的yù动,不然她这刻早掉头离开了。

????想获得一些秘密,还不得不等待,不往下瞅吧,又有点管不住自己,感觉tǐ奇的,知道就那么回事,但有亲眼见证真人秀的机会,也压不住想看看他们做的与自己和唐生有什么不同,这种心理每一个人都有,只是单纯的好奇和新奇,倒没有其它的想法,观摩而已嘛。

????但是观摩了一阵宁欣想骂人,什么玩意儿,半天都tǐng不了,你是不是男人啊?

????她哪知王彦慎心灵上受的打击太大,居然硬不起来了,真是悲剧,其实只是一时悲郁,心思没在这里而已,生理上的反应也渐渐会有的,牌姐一脸的卖命唆着,终于tǐng了……

????这样好,tǐng了才能进入,这盘碟子才更有价值,明儿个收拾你时才铁证如山,宁欣暗笑。

????也不知道王彦慎有多狠,居然不走正mén入偏mén,摁着牌姐,直接贯穿她的nèn菊。

????有些压抑和凄厉的叫声从牌姐的喉咙里喷出来,她的螓突然仰起来,泪如雨下。

????王彦慎双手掐着她的双胯,不让她脱逃开,疯狂的摆晃腰部,“干漏你,"gan si ni"……”

????宁欣这个角度刚好瞅见他们的结合部,那里有鲜红的血渍,唉,姐,明儿替你报仇。

????宁欣也不是很同情下面的姐,她知道俱乐部的nvshì都做这种勾当,管得了吗?

????也不知了多久,就在姐快晕的时候,房间给人一脚踹开了,王彦慎吓了一跳,惊异回头,却看到了蓬头1冷肃神情的丁海蓉,她手里还提着个半死人,是卫内保镖雷刚。

????“你继续,我刚爽过,也不能不叫你爽,是吧?唐生干的我很爽,真的,比你强。”

????丁海蓉的眼里喷涌着冰冷的愤怒和杀机,她就恨不得一拳砸死这个昔日的恋人,但她知道自己做不到,一夜夫妻百日恩,再深的恨也不可能完全掩盖昔日的情,即便心已经死去。

????王彦慎那沾着菊血的凶器瞬间痿掉了,神奇的棍棍啊,也太不给美nv面子吧?靠!

????“海蓉海蓉…………我我不嫌弃你,真的,我仍然是那么爱你……”,这话无耻吗?

????“是吗?嘿,我是来给你送保镖的,明天早晨会有一个剪辑给你,看了再说这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