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34章 嘴和PP-极品太子爷 cc国际网投如何代理_cc玫瑰国际_cc华人国际社区什么

极品太子爷

第0434章 嘴和PP

第0434章 嘴和PP2017-11-15 16:13:51Ctrl+D 收藏本站

????从关瑾瑜那里出来,看看腕表都快六点了,瑾瑜硬把他轰出来的,怕到了晚上有祸事。

????唐生的本意就是和瑾瑜把那层尴尬化解掉,暂时没别的想法,必竟瑾瑜是很传统的女性,强吻了她已经很出格了,其它的想法现在不现实,她骨子里有很强势的东西,传统观念对她的束服还存在,一下子也冲不破,非要强来只会适得其反,其实他也很满足现在这种处境。

????主要是他在这方面没有强烈需求,蔷蔷宁欣又或王静玉美林菲,她们予取予夺,和瑾瑜能保持现在的这种局面的关系,也是又一种享受,非要去滚床单,会失去N多的乐趣。

????陈姐说要六点过来的,她采购了好多八宝粥的材料也没用了,唐生打手机给她,材料放咱们家吧,哪天你做给我吃就好,我给关副市长拧的一身青紫轰了出来,眼下蹲在大门外。

????在市府家属院的不远处有个超市,唐生进去买了盒软中华,随手捏了捏,“真的吗?”

????那老板笑道:“假一赔十,我这店可是诚信连锁分店,没得砸自己的招牌吗?不会的。”

????唐生点了点头,心下却不这么想,越是自诩的诚信店越把人哄的半死,给你卖了还帮你点钞呢,好吧,真假也是一股烟,少爷我也抽得起,他正寻思着,一个中年美妇挤了过来。

????付款台这边有点挤,美妇侧着身子挤过去时,胸陀之颠就蹭住了唐生的后背,我们的二世祖不免骨子一酥,回首望那美妇时,暗赞一声,丰腴有度,颇有范儿啊,约摸三十四五吧。

????美妇也被回过头的唐生望的一窘,乍见少年英俊相貌,心下一丝不忿却没喷涌出来。

????然后她也结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唐生也不再看她了,显的很不礼貌,又和老板要个打火机,缓步朝门外去,那美妇瞥了他背影一眼,却听老板道:“刘夫人,好久没见刘秘了,听说当县长了。”他一边问一边给结帐,“县长好,手里有实实在在的权,恭喜啊!”

????美妇应了声,你哪知官场沉浮的艰难?我丈夫不过是明升暗降,给人家扔到了县里吧。

????唐生闻得后面的说话,心中一动,刘秘当了县长?难道就是瑾瑜嘴里的那个副秘书长?

????关注他是因为罗坚,为什么被扔到偏远县里?不会是做错了什么事被罗坚边缘化了?

????寻思着,唐生出了超市,市府门前己经泊下了X5,隐约能看见车上还有一个女人。

????好象是王静,正要和她说些事,她居然跟着陈姐来了,唐生往这边走时,那美妇也出来了,也朝这边来,高跟鞋敲的地面咯咯的响,唐生没有回头也知道是她,美妇也在看他。

????X5的右边车门开了,是王悍马下了车,本来不准备下来的,因为唐生一上车就走了,哪知看见了一个半熟的人,就是那个美妇,所以王静就下来了,“曹姐,这么巧看见你。”

????“哟……这不是王大记者吗?你倒是稀罕,跑市府这边来做什么?”美妇就过来。

????唐生也就驻足了,无巧不成书啊,少爷我正愁怎么认识一下她呢,自动送上门了?

????当然,唐生对美妇也没其它心思,她再美也比不上王静,认识她是想得到一些内幕情况罢了,王静过来和再切生美妇握手,唐生也回转了身子,倒是让美妇一怔,怎么?认识?

????王静就介绍了,“这是我干弟弟,我来这是接他的,他叫唐生,唐生,这是刘县长夫人,姓曹,你也和我叫曹姐吧。”唐生笑着点头,伸手和她握了握,“曹姐好,”美妇也回问他。

????寒暄了几句,人家就走了,唐生也和王静上了车,“她男人是罗坚身边的人,你知道吗?”

????“不清楚呀,我就知道她男人是市府副秘书长,还是正处级别的,和她也不是很熟,她和凌国宏老婆周莉的关系不错,都是医院里比较出名的美人儿,怎么着?你想勾搭人家?”

????“我靠!”唐生翻了个白眼,“我嫌她够老好不?很败火是吧?伟人曾告诫我们,侮辱妇妇不好,要以情感为铺垫,循序渐进,虏其心,进夺其身,此为沟泡之道,非禽兽之行!”

????陈姐和王静都笑的喷了,在后座上,王静搂住唐生,“来,小禽兽,让姐沟泡你吧?”

????X5启动了,滑过市府大门前,唐生还朝里面瞅了一眼,看见了曹女的身背,正款款远去,他眸中幽光一闪,“悍马姐,你给我接近她,套套她丈夫的故事,我想知道罗坚的事。”

????“嗯,这点事还用我出马吗?我和她的关系不是很硬哦,叫周莉替我办吧。”

????周莉老公凌国宏的事也告结了,和宁欣事件一起的,诬陷基本翻案,上面给予了亵奖,因此凌国宏也渐渐走进了这个圈子,他老婆周莉和王静关系特别好,也知道王静有上层关系,夫妻俩有事没事总爱请王静吃饭,时不时弄些老家的土特产给她,话说王静有钱的富婆,送别的东西就落了俗名,人家也不稀罕,土特产不容易搞到,也不落俗,却是容易拉近情感。

????和唐生讲了这些,王静才笑道:“周莉两口子还是不错的,凌国宏要是能从江陵资管调进市府,会更有用的,这个人也颇为正气,行事有准则,头脑也精明,总之我看他不错。”

????“是吧?你吃了人家多少回扣?居然帮他说了一堆好话?”唐生回过头来问她。

????王静不屑的道:“什么呀,姐姐我拔根毛都比他腰粗好不?我会看得上他的小贿赂?”

????“你有毛可拔吗?”唐生哈哈大笑起来,王静是白玉老虎,只有头发没有毛。

????王静哧哧的也笑,贴过来在他耳垂上唆了一口,柔声道:“我借蔷蔷一根好了,谁让你也穷的没有呢?哈……”唐生感觉有点纠结,手却盘上了她的腰肢,这大号美女特有味儿。

????“江陵居士这个人你采访过吧?咱们老唐巷的豪宅给人家诟病了,我要见见他。”

????王静偎紧了他,用饱实的胸陀压迫小男人,自从滋过做女人的滋味后,她才发现自己不比宁欣差劲,以前曾在心里编排过宁欣够劲儿,感情自己也很够劲儿,这是本能的反应吧。

????“江陵居士?那是个怪人,算个很愤的老文青,就因为他图一时口快,所以官没了。”

????唐生蹙了下眉,呃,江陵居士之前是当官的?前一世记忆中真的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老家伙也是个传奇人物,九十年代中期还混在官场,说他愤吧他还很风流呢,观念很谬,与许多格格不入,他一生结婚离婚六次,六个女人过手了,他出过一本叫《现代花秀才》的书,再版的时候被禁,时评此书为现代金瓶梅,大胆详实的叙述社会底层市井滥俗生活,我采访他时,他告诉我,书中主人公的原型就是他,后来他丢官也和那本书有关系。”

????“呃,现代金瓶梅?有这么夸张吗?毛伟人可曾说过,金瓶梅是部好作品,当年内刊两千多册,副部级以上官员人手一册啊,其实是让大家深刻认识社会底层和统治阶层的矛盾,治家就是治国,还是那一套东西,矛盾与利益的冲突点能找到,好多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

????王静不以为然,嘁声道:“矛盾是社会进步的推进器,没有矛盾和冲突就没有发展,底层民众永远对统治阶层有抱怨,他们的利益不可能完全统一,求大同而存小异,当官的有权有钱,我刚参加工作时,晚报社的副头儿找我单独谈话,问我想不想当官?我说想啊,他说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把当官的侍候好了你才能当官,自古以来媚上而进阶就是至律,我说我不太懂,他说女人的本钱就是身体,在男人为主的现实社会中女人想靠头脑发迹不可能。”

????“姐长的漂亮吧?自然成了一堆当官人眼里的肥肉,我当时就逗他,你们男人靠脑袋混,我们女人靠屁屁混,在档次上说女人更高一筹,我们的屁屁相当于你们的脑袋,是这样?”

????唐生为之苦笑,王静一向言词锋利,她能说出这种话也不奇怪,“老家伙当时说,男人的脑袋是用来制造财富的,而女人的屁屁是用来干的,你要是叫我干,你的屁屁就能为你创造财富,我当时真把PP翘到桌子边明确告诉他,能把脑袋钻进来老娘就收他这个乖儿子。”

????唐生大笑,陈姐也咯咯的笑,王静又道:“从报社到市里广电局乃至宣传部,我遭遇的搔扰不下十几次,这就是文人的骚情,在江陵居士的着作里,他淋漓尽致的揭露了这一丑陋现象,全书用脑袋和屁屁这一条主线贯穿,详细记叙了他和几个女人从初识到相恋再到分手的过程,他用自己的经历影射现实社会,他就是从文骚堆里发迹步入官途,他给我印象最深一个观点是把‘士嘴’和‘妇阴’划了等号,名士失言如同贞妇**,千古名臣文士皆有一身铮铮铁骨,舍命不弃节,无数烈女贞妇同样是丢命留尊严,文人不能丢了气节,不然他的嘴如同娼阴般下贱,媚上而惑下,唯利是图,如娼腿一撇给钱就能入,没了操守底限。”

????唐生从王静的说话中,对这个江陵居士有些感兴趣了,王静接着道:“江陵居士现在是单身,听说有个小情妇和他过了好几年了,他们也没领证,但生了孩子,形成了事实婚姻,这个人还象往常那样愤世嫉俗,他在建筑领域却有一定的造诣,前些时曾关注过老唐巷,所以有了那篇隐晦的文稿,他的乐趣在于揭发一些人的隐蔽心思,和我爱剥人脸的毛病一样。”

????“那么悍马姐和这个江陵居士一定很熟了吧?”唐生心下又有了底儿。

????“当然,常在一起喝茶,我也是性情中人,目前我写的一部作品他也给提了些意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