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6章 年 京城轶事(18)【第1更】-极品太子爷 cc国际网投如何代理_cc玫瑰国际_cc华人国际社区什么

极品太子爷

第0286章 年 京城轶事(18)【第1更】

第0286章 年 京城轶事(18)【第1更】2017-11-15 16:10:41Ctrl+D 收藏本站

????和唐生一起坐在出租车上时,关关接到了老妈关瑾绣的电话,聊了几句就把中午与谁吃饭的事说了出来,然后唐生就听见关关手机线端传来关瑾诱有的失控的训斥,关关沉默了。

????挂了手机后,关关眼里又凝聚了委屈的泪水,转过脸看唐生时,他心就疼了,伸展手臂让关学姐来靠自己的肩膀,关关也就乖乖钻进心上人怀里,“老妈让去她单位呢,咋办?”

????“去就去呗,我陪着你,挨骂的事你接着,挨打的事我替你扛了,有我在,别怕!”唐生露出笑容,把关关搂的更紧了,转过头对出租车司机道:“麻烦师傅,去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院刑一厅厅长办公室,关瑾诱放下了电话,银牙轻挫,刚刚训斥女儿的口气是硬了些,但一多半是装出来的,能不叫他们父女相认吗?不可能的事,只是这丫头不先说一声。

????又微微一叹拿起电话拔到门卫室去,“一会儿有个叫关世音的女孩儿来找,让她上来。”

????瑾诱衬托的尤为庄严肃穆,她本就生得美,摆出冷冰冰的神情时,叫人心弦震颤,锋锐的美眸透出坚毅卓绝,实则这付冷硬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脆弱的女人心。

????她坐在这里屁股上好象扎了钉子般难受,拿起电话又放下,如此重复了三次,最后还是拔通了窦云辉的手机号”随着嘟嘟之声的提示,关瑾绣的心也连着怦怦紧张的跳跃起来。

????“是我,窦云辉,哪位?”话说窦云辉可没接到过来自最高院的电话,所以不知是谁。

????“关瑾诱。”就这三个字,让两端的电话都陷进了沉寂,“女儿她她和你说什么了?”

????“没没说什么,聊了点家常里短,瑾绣”多年了,还是头一次接到你的电话,我感觉太不〖真〗实了,如置身在梦中,这是真的吗?我都不敢相信?瑾诱,我们年过半百了,过去的是我对不起你”你也惩罚了我十六年了”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咱们的女都那么大了,我……”

????“答非所问,我只问你音音和你说了什么,没问你这些。”**官的冷面果然不是假的,其实此时关瑾绣受不了这种刺激,她心中何尝不想?可她抹不下脸来,所以这个姿态要做。

????“哦……真的没说什么,对了”瑾绣,关于你外放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但是你知道窦家现在的情况,老爷子在位时也就是个部长级,现在话事的影响力降至了历史最低点,我呢,唉,想替你说几话的心是有,可力有未逮,十五之后我也去中组部报道”下一步不知去哪。”

????看来女儿是和他说了些什么,关诱瑾听他说也要挪位置,心里也莫名的一揪”但是不会动问的,今天给他打这个电话是做了十六年来最大的让步,也传递出某种信号,他懂得吧?

????“那就这样吧,我还有工作。”关瑾诱飞快的搁了电话,紧张的直拍"su xiong",长长的舒气。

????那边窦云辉激动了,望着手机怔楞半天才挂了,〖兴〗奋的直拍大腿,有戏,有戏了啊!

????这边关瑾诱都没心思看案子材料了,可偏偏有电话催来让你看,铃声骤响,她忙接起,是院长的电话,“小关啊,关于121死刑大案的审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吗?十五前定性吧!”

????“嗯,院长,我正在仔细审查,争取十五之前给您一个答复。”关瑾绣收拾情怀,搁了电话又拿起案子来看,这个死刑案是某省高院核准的,但是此案嫌疑人有背景,通了天的关系,上层建筑中某领导批示有结果的案子,意思是要最高院来重审,这个太敏感了。

????这两天一班就接到了这个让人头疼的案子的审查,细细看过卷宗,看过那些材料,和案情以及附带的现场照片,极度的令人发指,死者被轮暴长达19个小时,因失血过多死亡,嫌疑犯七个人对一个女性进行长时间的轮J施虐,伤检报告指出,受害人y道和G门都扯通了,身上被烟头烫的伤处多达137处,多部分集中在PS飞部臀和大腿等部位……一就这个案子女方家属喊冤,其母在省高院自撞头造成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中没出来,当时引起了地方政府的极大关注,一审判决由市中院完成的,受害人家属不服判决,二审直接翻了案,省高院重新改判了七名嫌疑犯中一人死亡两人死缓其它四人十年以上徒刑。

????按理说二审为终审结果,但是被判死刑的那位似乎有些能量,居然能动用关系把这个案子弄到最高院来翻,说实话,"qiang jian"案致死的原因比较多,又是多人轮J,事实不清的话很难判出个结果,必须抽茧录丝的细细去审去查,而且这种案子也很容易搞出一些龌龊来的。

????尤其是上面一批示,案子再一翻,肯定对元凶的量刑要改判,不然就失去了复审的意义。

????问题是这个案子怎么翻?民心向背,冤还是冤?不申了?冤申了上面的批示怎么交代?

????昨天当孙副院长就过来和自己谈了话,隐晦的指出案被判死刑的某某是什么亲戚,两个死缓一个姐夫,一个是小舅子,总之关系很复杂,最后又说,这种案子判死刑是重了。

????问题受害人死了,摸着良心说谁为她的生命买单?她被残虐了旧个小时,法律无视?

????就在关瑾诱外放前夕,又接了这一桩辣手的案子,她知道,自己要是翻了这个案,某某大员会替自己说话的,但自己的良心会一辈子不安,多年前入政法大学时攥着拳头宣誓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关瑾诱银牙咬紧,我可以承受更猛烈一些的暴风雨,罪恶必须清除。

????她刚下这个决心,女儿关关和唐生来了,然后关关被母亲领进里面的休息间说话了。

????唐生没事做,就看见了关大厅长办公桌上摊的到处都是的口,死刑大案材料,关瑾诱是故意没收拾,是故意引着女儿进里面是故意拉了空子让唐生看到那些,少年人容易激起热血和共鸣,唐生身份不同,他要是义愤填膺的话,不保会做出些举动来,关瑾诱这样想。

????所以在和关关谈话中间还不经意的蹭达到内室门方窗上朝外瞅了一眼,嗯很好少年在看那些东西了,那就多给他一点时间吧,关瑾诱就摆出母亲的姿态小声教训女儿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吧,唐生看完照片又看资料,看的都恶心了,其中一张照片让他怒焰升腾,照片粘在材料上,材料上说受害人被歹徒用乌码的皮鞋塞进下面,尼玛的,这也行啊?活着的牲口不是?少爷自认是牲口了,与你们这些王八旦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

????关关不晓得母亲别有用心却被老妈假姿假态训的真哭了,最后关瑾绣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末了再叮嘱一句,“我告诉你,和唐生保持安全距离不然看我收拾你。

????她们出来后,唐生好象没事人似的坐到沙上那边了,关瑾诱看了看他的神情似乎没什么波动呀,不能吧?这么镇定自若?还是你小子平时也就这么坏?关大厅长不由就郁闷了。

????眼见关关刚收了泪的眼腥红着唐生也不能说什么,老妈训女儿,那是天经地仪的,自己一个外人能说人家什么?除了心疼关关就是心疼关关了,关美女坐下时樱唇就一直撅着。

????关瑾诱亲自给唐生倒了杯水,“喝点水吧,小唐,关关在江陵,你这个同学照料我也放心,倒是她小姨工作忙起来照料的她少些,不过你们目前还是要把学业摆在首要的位置上。”

????“嗯,关妈妈,您放心,在江陵呢,关关就是大姑奶奶,只有她欺负人的份儿,没有被欺负的可能,这一点毋庸置疑,包括我在内,也会被关关吆来喝去的当李莲英的使唤,在生活上是我照顾关关,在学习上是关关照顾我,我和关关发展的是很纯洁的友谊,在父亲和小姨面前认了关关做干姐姐,就注定我这辈子被被当姐姐的欺负,关妈妈您还有什么不放心?”

????关瑾诱微笑无语,心里却道:你油腔猾调早把我女儿哄的头晕转向了好不?谁知道背地里是谁欺负谁?我又没见,心里正琢磨这些,外面就有了敲门声,她忙叫唐关进里面躲躲。

????进来关上了门,唐生就把关关搂在怀里先亲嘴了,“心疼了呢,被你老妈骂坏了?”搂着她的手往下滑,兜住了关关圆圆的翘PP轻轻捏着,然后继续啃她那红嘟嘟的小樱桃嘴。

????关关力气小,又推不开他,只能是双手掐他的脖子,好怕母亲撞进来,心慌的厉害,“你坏蛋啊,怎么敢在这里欺负人家?刚刚怎么和我老妈保证的?一转眼就变卦了?服你了啊!”

????“是啊,谁叫你小PP这么翘来着?我就喜欢摸啊捏啊,关大厅长能把我怎么着?”

????“啊,轻点呀,捏疼我了,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快放啊,我妈撞见会杀了咱俩的。”

????“你老妈最懂法的,不会乱来的,倒是我刚才看见桌子上的一些材料,那才叫歹毒呢。”

????他情侣装在里面卿卿我我的聊材料时,关瑾诱在外面迎进了孙副院长带进来的两个人。

????孙副院长也没说什么,只说这俩人是来找关厅长你的,他就走了,其实关瑾诱明白是他在牵线,这两个中年男人颇有些气派,其中一个还提着个黑皮包,落坐之后,自我介绍说是某某让来找关厅长的,聊了十分钟也没说什么,临走时只说案希望关厅长能秉公执法。

????送走了两个人,关瑾诱才看到他们拿来的黑皮包忘提了,心里突然就明白了,贿赌?

????她没来由的一紧张,这么大胆的进最高院行贿是要绑我上船?这一招也太歹毒了吧?

????唐生和关关出来时,关瑾诱正拉开黑皮包的拉链来看,里面是整整齐齐几十沓人民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