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05章 悍马出手【第3更】-极品太子爷 cc国际网投如何代理_cc玫瑰国际_cc华人国际社区什么

极品太子爷

第0905章 悍马出手【第3更】

第0905章 悍马出手【第3更】2017-11-15 16:24:50Ctrl+D 收藏本站

????唐生和王静去赴的约,领着陈姐还有军老五等人,今儿就是来踩人的,目标就是安大秘。

????你以为你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就可以嚣张了吗?你***不认识自己,今儿让你清醒。

????安枫是叫了吕彪一起来的,就是吕虹那个堂弟,名义上的师弟,一个爱了伍居士指点的小人物,自以为能啃几头死猪的狂妄家伙,安枫拉着他来就是有心对王静施点硬手段呢。

????以前是‘哥们’不假,现在呢?完全对立了,还哥个球啊?伍居士讲原则讲情谊不强制你,老子却忍不住了,你知道我多恨唐生吗?你偏给他当情妇也不来当我老婆?你贱啊?

????来的路上他就和吕彪讲好了,我说动手你就上,咱俩今夜就把这匹悍马搞掉,来个双管齐下,前后挟击,爽得她连亲爹都不认识,让那个姓唐的小子知道我安枫安大秘的厉害。

????这事他没敢知会伍居士,怕他反对,他认为居士太落伍了,这年头儿不择手段才能获取利益,见惯了官场中的尔虞我诈,阴狠歹毒才是王道,要踩着别人的脑袋才能爬的更些高。

????等见到王静和携唐生来赴约的,安枫有点傻眼,他还以为王静架不住自己的搔扰来理论呢,正好把你强上了,让你理论?你不是说老子球头子小吗?老子就用小球头子教育你。

????哪知唐生和陈姐及另一伙生面孔一起来的,做啥?还敢揍我?老子是省委副书记的人。

????吕彪也觉得有点不对,他盯着一伙人,来者不善呀,主要是那个陈姓女人,师姐说很厉害,她可能都不是对手,让自己不要惹人家,可今晚就偏偏碰上了,逼不得已也要出手的。

????安枫是有点心虚,但因为有新身份也不怕,你即便是唐省长的公子,你就敢打我吗?

????想起之前给唐生整的当了一段时间的活太监,他心里就憋着无名的愤怒,有心报复又怕下场更惨,因为没靠山,现在不同了,老子有靠了,而且硬邦邦的,姓唐的你能奈我何?

????唐生来压根就是收拾他的,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饶过他一次了,他居然还敢蹦出来?如果他安安份份的耍笔杆子,搞不好真能给唐生父子制造点小麻烦,要是玩歪门斜道的,那真是猪油懵了心,所以我们二世祖都懒得看他一眼,安枫生怕唐生忽略了他,叫嚣起来。

????“哟嗨,这不是唐大公子吗?领这么多人来吓唬我啊?哈……其实我约的是王静……”

????“是吧?呵……那你们可以进里面去谈话,我不打扰你们……”唐生潇洒的打手式。

????王静早咬银牙了,洋马大的性感身躯扭着朝里面的小室去了,“来,安枫,里面谈…”

????安枫楞了一下,以为王静真是领来唐生护她的,也没当个啥,就跟着王静进里面去了,吕彪没有动,一付替安枫充保镖的悍样,其实他自己还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绵羊,却不自知。

????跟入来的安枫把门关上,面上挂着冷笑道:“王静,你至于领一堆人吗?怕我"qiang jian"你?”

????王静一扬手就煽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她悍马般的体型体质,真不是安枫这瘦身板儿能对抗的,这一巴掌还没用全力,就煽的安枫头晕脑涨的踉跄了两步,“你行啊?来,脱裤子。”

????她极度鄙视这个安枫,只看他带着那个孔武有力的吕彪来就知道他怀揣着什么心思了,所以王静真的怒了,本来她不准备出手的,但一想到他要彻底翻脸强上自己就极度不愤了。

????“**,你敢打我?”安枫反应过来后吼叫了起来,也是通知外面的吕彪做准备呢。

????王悍马揍个安枫那是小菜一碟,她和宁欣一起混了多少年,小手段还是学了一些的,象安枫这种弱男,三五个也经不起王悍马折腾,被骂**的悍马姐一下就暴了,“去死。”拳脚相加,三下五除二就把安枫料理在地上趴不起来了,身子躬着好似一条挣命的大虾。

????摆好这个很放荡的姿式就不能怪我们王悍马脚下无情了,最后飞起的一脚用尖尖的鞋尖兜中他的要害部位,安枫当场喷出白沫了,眼翻着直喘气,双手捂着那部位痉挛了起来。

????王静暴怒之后又冷静下来,念及昔日小情份,不由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揪住他的头道:“小安子,知道我什么出手不?我不出手的话,你今天就完了,唐生肯定会废了你的……”

????“呜……**,尼玛的,你踹我蛋,呜……老子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他他敢?”

????“你真是个蠢货,居士叫你来泉城真是害了你,你这种给点颜色就想开染房的家伙不能抬的太高,会忘乎所以的,别说是你,苗建国的亲侄子给唐生的女人打断了腿都没脾气,你说你算个球啊?你要是识相,赶紧离开泉城回江陵去过安稳的下半辈子,我会替你说句话。”

????“呜……王静,尼玛的太狠了,你你把我蛋踹碎了,快叫救护车啊,我要死了……”

????王静又抽了他一个耳光,这货也该清醒了,“这是轻的,因为王静还念一丝旧日情份,别有下次了,那时候就不是蛋碎了,脑袋保得住保不住都两说,虽然你对我意图不纯,甚至想和外面那个家伙一起QJ我,但老娘还是原谅了你,仁慈义尽了,安枫,你好自为之!”

????外面的吕彪倒是在听到安枫叫唤时想进去看看,可眼前一花就给陈姐挡了路,他本能的动了手,可他哪是陈姐的对手?出手磕到陈姐手腕,好似撞在了钢板上,手骨当时就崩裂了,陈姐没给他留什么余地,起脚就兜碎了他的耻骨,再一伸手揪着他的头扔他到一边墙上去。

????也就这么两下,就把一个自诩为高手的家伙摆平了,砸在墙上的身躯复又跌到地上,血从嘴里喷出来,他一手捂着耻部一手空抓着,结果军老五一挥手,几个人上去对他一顿乱踹。

????就这样,吕彪的半条命也丢在了瞬息之间,军老五才摆了摆手,“……叫救护车吧。”

????四十分钟后,伍居士和吕虹出现在医院,安枫哭诉经过,伍居士苦笑摇头,你活该。

????“小安子,我早告诉过你,别动太歪的心思,唐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王匡苗三家环伺,人家都从容以对,你说你算什么?王静不出手,你今天还能这么完好的出现在医院吗?”

????“我我***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啊,他们无法无天了,居然敢打国家政务人员?”

????这货,到这刻还提这个茬儿,在他看来政府官员,谁敢瞎打啊?但你去耍流氓了啊,给人家揍很正常的,你以为你多了不起呀?对此,伍居士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安枫,很蠢啊!

????“你一来我就警告过你了,对唐生不能用常理去衡量的,你不听,你看你一脸晦色,只怕问题不止于此吧?这些天又玩了几个女人?你这个蠢货,我真不该叫你来泉城,唉……”

????“我我玩女人怎么了?我没结婚,我怕啥?我搞对象啊,不可以吗?国法不容吗?”

????不过,说法很快应验了,未几,纪委部门的人就拔通了他的电话,说是作风问题要和他谈话,安枫在病床上就蔫了,“玛勒格彼得,姓唐的阴我啊,给捅到纪委了,我完了……”

????另一个病房,吕虹看了堂弟吕彪的伤势,完蛋的说,废了,给人家一脚把下身踹烂了。

????手术之后,吕彪不仅变成了太监,还把一身小修为暴废了,这就是助纣为虐的下场?问题他还没做什么呢,最多算未遂吧,吕虹也气的够呛,就拔通了王静的电话质问了一顿。

????王静很无奈的解释,“虹姐啊,你就不该让他跟着安枫一起折腾,能保住命不错了,”

????“王静,这也太狠了吧?你替我转告唐生,我保留报复的权力,这事我要讨说法的。”

????回过头,吕虹和伍居士商量,伍居士蹙着眉道:“你也会冲动吗?我早说过了,你那个堂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蠢货一个,有他无他都与大局无太大干系,和唐生要点钱算了。”

????吕虹直翻白眼,“你不管?我明天去找姓唐的理论,大家各卫其主,他至于这么狠吗?”

????第二天上午,吕虹又拔王静手机,说要和唐生见面说话,王静和唐生就去了,吕虹心机深沉,她当然不会动手的,有陈姐在一侧,动手也要吃亏,“唐生,我们进里面去私聊。”

????吕虹是真的为吕彪怒吗?当然不是,她也是借题挥,很早以前她就在动吕彪的脑筋了,就是要拿他来做些文章,只是没想到吕彪的下场会这么惨,她心里也是很过意不去的。

????实际吕虹心里对伍居士不拿他当回事也是有看法的,居士隐匿民间时倒还好些,现在名利之心重了,就把压在心里的阴暗面暴露了,不否认他有操守有原则,但他不拿女人当回事却也是事实,即便是吕虹,他们一直也没名份,这次为了获得匡太子和苗建国的认同,他一边传授二人伍氏御法,一边和吕虹谈让她勾搭匡苗二人的想法,居士是完全拿吕虹当棋子用。

????一直以来吕虹也就是个情妇,她有她的谋算,她和居士交集在一起是为了她的私利,吕虹的背景也很深,但她是旁门左道,所修异法也不为一些人士所接受,偏偏居士能满足她这方面的要求,又是为了融合‘伍手’才一直跟着他的,但她本心来说不愿意去侍候其它男人。

????各人都有自己的操守和底限,谁的底限会触犯了也会生出逆反心理,吕虹也一样,多年来跟着居士,似乎死心塌地的对他奉若天人,其实不然,吕虹隐藏的也极深,非是一般人。

????一来了泉城,他就奉命与王彦湘有了一腿同性关系,那时就察觉自己要被居士利用了。

????果不其然,居士进一步要自己去侍候匡太子和苗建国,吕虹表面上应诺,心下却不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