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84章 你要班门弄斧?【第4更 求月票】-极品太子爷 cc国际网投如何代理_cc玫瑰国际_cc华人国际社区什么

极品太子爷

第0684章 你要班门弄斧?【第4更 求月票】

第0684章 你要班门弄斧?【第4更 求月票】2017-11-15 16:19:37Ctrl+D 收藏本站

????第0684章你要班门弄斧?【第4更求月票】

????某人断根之时,正是唐生陪着罗蔷蔷去赴莫大书记之邀的时候,当时天色早降了下来。

????陈姐发了短信给唐生,他就简单的回复了一句:把两个丫头带回来就行了,明天转学。

????发生了这样的事,青中是不能再呆了,青市有可能也不能再呆了,给她们换个环境吧,去泉城,那边的美少女协会也不乎再多两个人,已经四个了嘛,最多再加俩变成六个呗。

????不怕青市警方要留二女,碰上那样的情况,陈姐自然会亮明身份先把她们带走的。

????唐生要横行的话,别说在青市,就是鲁东全境也没有人能拦下他,但他不会那么做,尽量的做守法守律的公民吧,碰上宁萌这个事,是有点纠结,一方面是她非要出气,一方面是陶军非要送上门来找虐,这就叫周公谨虐黄公覆,一个愿施一个愿受,那就让它发生吧。

????夜色中的青市,一排排华灯耀眼,一幢幢高楼挺拔,宽阔的长街,车如流水,繁荣一片。

????唐生和蔷蔷坐在后座上,驾车的是甘婧,只有他们三个人,唐生此时的身份是蔷总的小秘,嗯,男秘,唐生也装扮的很严谨,西装革履,一派正色,只是脸上仍未脱一丝嫩色。

????“唉……怎么看都是个小屁孩儿,说好听点就是一衣服架子,甘婧,你有这种感觉吗?”

????“是的,蔷总,不过他不苟言笑的时候还真能装一装,一但嘻皮笑脸的就完了……”

????唐生一付无辜相,我有那么惨吗?蔷蔷就噗哧一笑,“嗳,说你呢,不服是吧?”

????“我哪有不服?我心服口服外带佩服,请蔷总和甘大秘一路提携小的吧,我会努力的。”

????“对嘛,一定要谦虚,而且要低调,不要仗着我罗蔷蔷的威仪在外面欺负人,一但失去了我对你的宠爱,悲惨的命运将等待着你,甘婧啊,他表现要是出色,每天发他20块小费。”

????开车的甘婧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蔷总,20块有点太奢侈了,给十块他就喜欢了……”

????蔷蔷也是笑,“又不服气了吧?敢撇嘴?我看是惯坏你了,甘婧,晚上准备皮鞭和蜡烛。”

????唐生挫挫牙,补了一句,“要不要灌肠啊?听说那个也比较剌激的。”噗,二女一齐喷。

????“恶心死啦!”蔷蔷挟着他脑袋就蹂躏,“不能和你瞎说了,把你带坏了有人就要遭殃。”

????从后视镜中能看到蔷蔷和唐生的亲昵状,甘婧越接近罗蔷蔷,越觉得这个女人在唐生心目中的地位高,之前以为晴总瑜总她们就非常厉害了,现在看来这个罗蔷蔷更胜一筹。

????银龙墨韵居,是青市一家相对低调却档次极高的私人寓所,隐在这里是位墨香界的大家,曾也是市里退下去的领导,与莫忠煌的关系肯定是不一般,老莫一直很赏欣这个人,最佩服他的是仕途中他能激流勇退的那种‘放弃’,换过是自己的话,他认为真的做不到那种程度。

????银龙小峡是人造峡,是银龙寓园开发商利用自然环境上的优势把地理山水进行了改造之后营建出的人间仙园,这一杰作就是银龙墨韵居主人应善龘龙的手笔,银龙寓园四个镏金大字也就挂在物业大门楼上,也是应善龘龙的手迹,在鲁省,他是文化界的明人,也是小有名气的,省书画协会也聘为副会长,当然就是挂了个名,不过应善龘龙的字画在省市文圈也值几个钱。

????但凡当了官的那些人,份外对自己的笔体有一种自恋,见不得人的就不说了,有企业或下属单位请求留幅墨宝的,他们也惜字如金,其实是不想献丑,那玩意儿写不好叫人笑话。

????莫忠煌的字就和应善龘龙有的一拼,他同样惜字如金,一般不给谁留笔,在位时你的字挂着能招揽人,退位之后呢?新的领导又来了,人家又请领导们赐字了,撤旧换新吧,这么一折腾,就把你的墨宝扔一边去了,你以为你是千古书法大家啊?屁!所以老莫不做傻事。

????他喜欢书法是喜欢,但没有多少表现欲,只是喜欢和应善龘龙交流,另一方面两个人私交好,老应退的早些,但不等于他不对现实经济又或城市发展没有了个人的看法,老莫常来他这里也是爱听听他的意见,俩人的意见时常相左,老莫就喜欢应善龘龙的不同观点,这能时刻提醒他太肓目的自信,自当了书记下面人尽是捧的奉的溜须拍马的,真话听不到多少了。

????这次请罗蔷蔷和中船副总裁来墨韵居不光是选这一处幽雅所在谈话小酌,另外是中船副总裁郁正兴有心求一幅应善龘龙的字,去年京都举办了个什么书法展,鲁东这边选送的几幅字画大都是应善龘龙的作品,结果一举获奖,CCTV都请老应去录了访谈,闻他曾是地方父母官,更是给予了特殊的推广和专题宣传,今年应善龘龙的名就不径而走,大有小红一把的趋势。

????郁正兴与莫忠煌接触不是一次了,中船集团早在海西湾项目时就频繁在青市出现了,他们也早成了朋友,这次郁正兴也是赶上要出席一位老领导的什么宴,苦愁不知送什么礼,莫忠煌就说弄幅墨宝,然后就说到了应善龘龙,郁正兴也决其名,欣喜的应下,就借机来了。

????当然这些不是最主要的,莫忠煌看中的是中船能与蔷馨重工有合作,中船的技术资源绝不是新生蔷馨重工堪比拟的,不否认蔷馨手里捏着令人眼馋的资金,但是它们太缺技术。

????即便是收购了东泰也没改善这一毛钱在的缺陷,因为东泰本身的技术资源也十分有限,旗下就两家相关的科研机构,也不是很强势的说,应付自身都捉襟见肘,其它的更谈不上。

????在中船郁天上兴眼里,蔷馨重工不算什么的,它们除了有资金还有什么?就算你有些融资能力,但那不代表产值,没技术哪来的产值?没技术你的产值又是什么质量?谁信服你?

????所以在央企巨头中船集团郁副总裁的眼里,蔷馨重工就是一个壳子,再鄙夷一点的说,是个大皮包公司吧,你别说是收购了东泰,你再把青钢全整合进去也没法和中船这庞然巨舰相比,人家就是要俯瞰你,你的实力相差太远,不服不行,倒是很佩服罗蔷蔷的矜傲之姿。

????可以说今天这个小约会,更大意义上是莫忠煌与郁正兴拉近关系的约会,反倒是不怎么重视蔷馨,莫忠煌心里也数,海西湾让中船重工拿走了,而银湾基地是中船集团势在必得的一大目标,郁正兴也表现出了这次入鲁的决心,言谈之间流露出了要主入银湾基地的霸气。

????当罗蔷蔷和唐生甘婧他们到时,人家莫大书记早与郁副总裁应大墨士开怀笑饮了。

????看似不拘一格的洒脱豪放,实际就是没把蔷馨重工的罗蔷蔷太放在眼里,开饮都不等你,唐生就看出了端睨,大有深意的瞅了一眼蔷蔷,蔷妖何等精明,从情郎瞥来的一眸里领略他的深意,她自己也身感心受,哟……堂堂的莫书记,有失待客之礼呀,就说我们蔷馨是个新生儿,也不至于这般礼遇吧?郁正兴在那边坐着,含笑瞅着罗蔷蔷,连站的意思也没有。

????蔷蔷也不客气的不瞅他半眼,当空气般过滤这位郁副总裁,我需要看你脸色吗?笑话!

????唐生更是随意,和甘婧一块四处的浏览应善龘龙的墨宝,“……这幅字怎么说呢?刚劲有余,收势又显得的优柔了几许,美中不足啊……”他就低声的评价人家自鸣得意的墨宝了。

????应善龘龙也不是聋子听不见,瞥了一眼莫忠煌,那意思是说,如今的年轻人这么狂妄?他就站了起来,走到唐生身侧,“小伙子,看来你也是此道中人了,老朽可否讨教一二……”

????“不敢不敢……小子信口雌黄,哪敢在前辈面前献丑?”唐生自谦着,语气却很自信。

????“哈……”莫忠煌也站了起来,“老应啊,我看就笔墨侍候吧,罗总身边的人不敢小觑!”

????感情这俩老头子一唱一合的要让唐生出丑,也是让罗蔷蔷下不了台,因为罗蔷蔷没给郁正兴面子,郁正兴没站,她则没瞅他,郁某人失礼在先,莫应二人也看在眼中,惟余一叹!

????罗蔷蔷更会说,“莫书记你这不是为难我的小秘书吗?他那两笔狗爬爬字如何登的大雅之堂?小唐,我就知道你年少轻狂,会写几个字就不得了啦?”这话好似一语双关的磕达人。

????应善龘龙听的老脸一红,这不是骂我吗?我是会写几个人,我磕达他了吗?转回头一想也是,我没磕达人家,我一个老头子向一个小毛头讨教什么呀?心下不由苦笑,望了眼莫忠煌。

????莫书记也正望他,二人心中暗忖,这个罗蔷蔷是个厉害人物,她身边的人也都犀利。

????早有一个小年轻真的奉入了墨宝,把墨砚开,那个郁正兴也过来了,“小秘书,请吧!”他一付惟恐天下不乱的模样,脸上神情也流露出一丝鄙屑,你要班门弄斧嘛,我看好你。

????谁都以为唐生会被这种阵势吓退,但他面不改色的笑了笑,居然把西套给脱了,交给有些发怔的甘婧,一撸袖子真就上了,这一下把其它几个人也弄的哭笑不得了,小子,行啊!

????蔷蔷都翻白眼,她拿话噎老应,就是想让他罢了此举,可姓郁的横插一脚,把我家二世祖给激将了,嗳,我说心肝儿,你行不?姐知道你床头上悍猛,可这书法不是悍不悍的事。

????甘婧更是芳心怦怦的跳,但也不无一丝期待,总觉得唐生每每能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

????要说唐生的字,那是两世积累下来的出色,早先时更得爷爷的真传,后来又纳入宁老爷子的智识,在他此时的神髓中有一股精炼的莫测气势,修长的手伸过来,执笔,凝神……

????然后手腕一抖笔走龙蛇,刷刷刷泼墨舞毫,那字,健似苍龙翱九霄,媚若云絮漫空飘!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